“要账公司”那些年

发布日期:2020-01-04 浏览次数:
当前位置: 主页 > 新闻动态 > 行业动态 >

2019年,催收成为了热门词汇。从信用卡到现在名目繁多的网贷平台和金融产品,算上民间借贷,“欠债还钱”的信条背后,都暗中浮现着催收人的影子。大军(化名)从事催收行业5年,现在转行做起了餐饮。大军说,帮人讨债这行就是捞偏门,赚钱很难,还要冒很大风险。干催收的时间长了,对人的感情就剩下了麻木和不安。

  夹缝

  在百度上搜索“催收公司”,显示结果为1570万。“有需求才会有市场,能挣钱才干这个。”大军在长春的一家催收公司干了两年,2016年回到济南又干了两年。他说他见过的老赖有去街头乔装乞丐的,也有拿刀要自杀的,也见过为了要账闹翻而大动干戈的,“飙起戏来的技巧,比那些专业演员高多了。”

  给他印象很深的一次行动是,一位建材公司的老总找到他所在的催收公司,要他们帮忙去讨回一笔78万的欠款。“欠款人是一个50多岁的北京人,得知我们是来要钱的,当场跪下。”这个欠款人声泪俱下的讲述了自己公司衰败的过程,把自己刚吃过的泡面盒子给大军一伙人看,“没见过这种场面,心软就要走。”大军的同事在耳边小声的告诉他,这是个“演员”。一个月以后,欠款人偿还了78万以及所欠利息。用大军的话说,这是他第一次人生观“崩塌”。

  但他也遇到“穷途末路”的欠款人,有一次对方冲进厨房拿出两把菜刀,斜插到桌子上,令场面一度混乱不堪,大军说,他知道这个人随时可能用两把菜刀,像砍桌子上一样,砍到他身上。而在这5年的催收过程中,这些类似的场面都要靠他想办法去化解,“既不能出事,又不能露怯。”

  “我们更多的是电话催收和网络催收,直接见面的情况相对比较少,除非是大额欠款。”大军说,没有局外人想象的那么“社会”,更多的时候像一个办公室文员。上班时间是“早九晚八”。最主要的工作内容是给欠款人打电话,催促尽早还款。大军说,在大型的催收公司有一个敏感词库,一旦监测到催收员在通话过程中说了一些敏感词,系统甚至会自动切断通话。

  2014年,大军入行,在刚进入公司的一星期,公司会进行一系列的培训,学习的重点是相关的法律知识,“要不来款子没关系,这个一定得好好记到心里,别把自己折进去。”公司的前辈拍着大军的肩膀,意味深长。

  门道

  催收也有门道。大军说,诈骗、高息、情债,在催收公司中这三种业务不接,“敢借高利贷的,要不就是穷途末路,要不就是老板凳(滚刀肉),浑不吝,什么都不怕。”

  在具体的催收过程中,催收人只单方面跟欠款人联系、见面。大军说,在事前会把欠款人“查个底掉”,都要认真查。

  谈判技巧是催收人所必须具备的素质,无论是电催还是外访都能掌握适时的主动。大军说,南方的催收公司都会开设心理课,研究如何谈判更有效果。“就只是谈判,违法的事坚决不干。”

  催收提成一般为欠款的30%,比例也会调整,欠款数额越大,比例越小。到账后,公司与小组分成,一般四六或五五开,小组内部再自行分配。催收公司也会跟同行合作。数额太大的,两家公司会进行合作,增加实力,分担风险。外地的单子考虑到成本也会找当地的公司委托对方去做,再进行分成。

  催收公司跟委托方签协议后,一般会让对方预支一部分劳务费,先做调查,找不到人也是有成本支出的。找到人之后,要么是债权公司自己去要账,要么继续委托催收公司。

  “公司最喜欢的就是银行的账,好收,利润高,一般情况下,没有人恶意欠银行的钱,大多数都是周转不开。”大军透露,银行的不良资产会打折出售给资产管理公司,有的资产管理公司再将催收业务进行分包给催收公司。

  退出

  大军从不会主动和家人、朋友谈论自己的具体工作,“我一直告诉家里人,自己是做金融的,再问具体工作,就说是资产管理。”

  游走在灰色地带的催收人员,一边想象着阳光化的进程,一边是面对着阳光化的淘汰。有一次同行聚餐,有人提出孟尝君是催收行业的祖师爷,“说这话的哥们是个律师,他说战国四公子之一的孟尝君,常年靠放债为生,奉养三千门客讨债追息。”说完,大军自己笑了起来。

  大军回到济南后,升到了经理的职位,已经不用再去催收一线,但他却越来越麻木。

  他做催收的这几年中人生信条被数次动摇。他说,尤其遇见有些欠款人非常不守承诺,什么样的谎言他都听过,他觉得这个社会诚信太过可贵。不过后面慢慢看多了也就习惯了,“不信任是我们的职业,把话反着听是本能。”

  从2018年开始,催收行业遭遇监管收紧:不许短信轰炸、不许在非工作时间拨打电话……条条禁令都让他们的工作愈发艰难。“公司是必须严格执行的,事情越来越难做,收入也越来越少。”

  大军认为整个行业在迅速变化,不要再觉得能打就是催收,也不是买几个“呼死你”软件就能干催收。2018年辞职以前,公司老板找到大军,要加强风控部门的力量,并雇请更多的律师,以便严格把关催收业务,在催收上规避禁令中所述的方式方法,以保证不触碰法律底线。

  “金盆洗手”,退出这一行后,大军又办了一个手机号,只告诉了行内几个要好的朋友。

  大军说,催收公司的老板都喜欢摆出一副看惯风雨的姿态,一次醉酒,济南催收公司老板给自己的老婆,哭着打了半小时的电话。